当前位置: 吴纳新闻 > 财经 > 每经记者专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科创板对资本市场改革

每经记者专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科创板对资本市场改革

每个记者:王燕丹每个编辑:杨君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的伟大历程中,资本市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然而,改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资本市场建设也在探索之中。近日,《国家商报》记者采访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该所所长李迅雷。作为最早从事国内证券市场研究的人之一,李迅雷在这个行业影响很大,敢于表达自己对市场的看法,不断撰写和撰写一系列对市场具有深刻洞察力和影响力的文章。

李迅雷通过接受《国家商报》记者采访,总结了30多年来资本市场的发展,并对未来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以下是采访记录:

中国近40年的发展属于经济奇迹

Nbd:改革开放40年,资本市场发展30年。从无到有,从不成熟到逐步完善,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创新和规范化的道路上探索和前进。你如何评价资本市场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中的作用及其对中国经济建设的贡献?

李迅雷:改革开放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使中国经济能够迎头赶上,在世界上的地位急剧上升。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可以把它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前30年,另一个是后40年。前30年,中国经济走上了独立自主的道路,初步建立了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完成了总体产业布局,特别是重工业布局。然而,由于历史的客观原因,中国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比重在头30年并没有显著增加。

第二阶段是后40年。中国已经从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由于改革开放的政策。大量的外国投资、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被引进国外,国内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从而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资本市场的建立大大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从全球来看,中国过去40年的发展是一个经济奇迹。

股票改革创新委员会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最为深远。

你认为中国资本市场过去最重要、影响最深远的改革或事件是什么?

李迅雷: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认为有三件大事最重要,影响最深远。

首先,资本市场的建立本身就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从1990年交易所开业到2019年a股市场上市公司近4000家,资本市场在过去30年发展非常迅速。

其次,始于2006年的股权分置改革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中国股市刚成立时,上市的主要是国有企业。一般国有企业的控股股东是各级国有或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国有股和法人股不能像普通股一样上市和流通。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国有股、法人股和普通股“同股不同权、同股不同利”的问题,通过全流通实现了同股同权、同利。资本市场的重大制度缺陷得到纠正,为未来10年左右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第三个重大事件是今年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启动和科学创新委员会试点注册制度的通过。登记制度的改革大大提高了企业的上市效率。提升服务科技创新企业能力,增强市场包容性,强化市场功能,是资本市场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其他事件,如b股对国内个人投资者开放、创业板推出、沪深港联动、新三板成立、双向交易(股指期货、保证金交易等)的推出。)机制,对资本市场也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至于影响最深远的事件,我认为是以上三个。

资本市场改革、基础体系完善和顶层设计

NBC:今年以来,证监会对资本市场进行了多项改革,在国庆节前进行了“十二大变革”。你认为资本市场改革下一阶段最紧迫或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

李迅雷:我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一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一些基本制度,另一方面还要完善顶层设计。

基本制度是一些技术制度的完善,包括信息披露、分配制度、交易制度、清算制度等。它还包括修订新证券法,以进一步规定和改进内幕交易、非法行为的处置和资本市场排除规则。

另一方面,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顶层设计非常重要。多层次资本市场如何才能更合理?总体布局应该是什么样的?h股和a股、a股和b股是如何联系的?科学创新板试点后,如何将注册系统推广到整个主板市场?资本市场国际化应该怎么做?如何增加直接融资的比例等等,这些问题我一直在思考。

就多层次资本市场而言,我认为下一步应该进一步改革新三板的定位和交易体系。毕竟,新的第三板拥有最多的上市公司,但交易非常不活跃。我们是否应该考虑降低投资者的参与门槛?此外,对于债券市场而言,发展信用债券市场是一项改革目标,坚决推进债券市场的突破,有利于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国际化。

此外,注册制度下新股发行的投资者保护。如何有效保护投资者?这些问题中有许多需要讨论和改进。过去,每当市场波动时,都会采取暂停发行新股等临时措施。或者当波动过大时,应进行行政调控。将来如何处理类似的情况?如何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减少对行政措施的依赖?

综上所述,未来的资本市场改革一方面要着眼于基础体系的建设和完善,另一方面要着眼于顶层设计,即未来10-20年资本市场的布局应该做些什么。

经济转型的关键之一是增加直接融资的比例。

NBC: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不仅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世纪的目标,还要抓住机遇,踏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向第二个世纪的目标迈进。30年来,资本市场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目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已降至6.5%左右,宏观经济面临进一步转型升级的压力。你认为资本市场在未来的经济转型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李迅雷:过去,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不够完善,经济建设必须依靠间接融资体系。

在传统的经济模式下,如果有土地或其他资产,你可以带他们去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拿到钱后,你可以投资房地产或其他行业。这种模式可以在资产价格上涨的过程中循环,同时风险也在积累,比如资产泡沫正在增大。

现在很难进行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很难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产业发展的技术含量,很难依靠传统的信贷市场。因为大多数以技术为基础的企业通常是轻资产企业,他们没有足够的抵押品来获得银行贷款。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科技企业和新兴产业只能依靠资本市场进行直接融资。因此,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直接融资的重要性就变得显而易见。直接融资是分散风险、提高融资效率、降低融资成本的好方法。目前,中国的直接融资仅占社会融资总额的15%左右,而股权融资仅占5%左右。到明年,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完成30周年纪念。中国股票市场在过去30年中发展迅速,按市值计算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股票市场,但其直接融资功能尚未得到充分利用。今天,认真、深刻地反思和总结过去的得失,系统地总结是非常重要的。

总之,要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需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依靠房地产经济和土地金融,这必然会推高风险,使我们无法自拔。然而,关闭房地产门需要同时打开另一扇门,这样民营企业才能有更多的投资渠道,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增加直接融资比例,以支持科技型新兴企业的发展。

资本账户开放是国际化最重要的方面

Nbd: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建立一种新的双向开放模式,从完善互联互通机制到大幅放宽证券基金和期货行业的外资准入。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不断完善,全球资本进一步增加了a股的配置。随着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深入,我们面临着一个完全不同的新形势。你认为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要真正“建立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弹性的中国资本市场”,应该特别注意哪些要点?

李迅雷:我想我想说的第一件事是,应该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资本账户开放是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的重要方面之一。目前,我们在吸引外资进入资本市场方面做得很好。在过去的两年里,外资在资本市场中的比例显著增加。然而,中国居民在海外资本市场投资的比例相对较低。因此,在下一步,我认为应进一步加强资本账户的开放,扩大开放范围,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方式欢迎海外资本。此外,中国资本走出去,为国内投资者拓展海外渠道也非常重要。

竞争需要互惠。如果取消对外国投资的限制,但对外国投资施加了许多限制,人们就不敢进入。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药方”是正确合理的,其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剂量(强度)”。对外开放不仅需要外资,也需要私人资本,应坚持机会均等和中性竞争的原则。

通过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逐步推进,通过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最终实现资本账户的双向开放,“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弹性的中国资本市场”的目标最终得以实现。

国家商业日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pk10官网 极速快3app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热评 | 电商“二选一”,到底侵权吗?
下一篇:六耳猕猴敢随孙悟空去如来处辨真假,真的是去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