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吴纳新闻 > 财经 > 至尊国际高端_实地探访福州,揭秘比房子还贵的“国石”寿山石

至尊国际高端_实地探访福州,揭秘比房子还贵的“国石”寿山石

至尊国际高端_实地探访福州,揭秘比房子还贵的“国石”寿山石

至尊国际高端,鸦片战争后,福州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在世界各地有海水的地方几乎都有福州人的足迹,他们对商业的嗅觉着实敏锐,早年当台湾经济发达时,收藏圈风生水起,先后来到大陆收购文房、印章的商人就让福州人明白了工艺品的收藏价值。

石农、石商、雕刻师一窝蜂地进入到市场里,他们搭建起了整个寿山石的产业链,到2014年,据不完全统计,寿山石行业相关从业人数达到10万人。但盛极必衰,随着政策和市场的变化,人们变得理性起来,市场就像被强行“卸了妆”。粗制滥造的那些人原形毕露,只有那些曾经认真得有点“傻”的手艺人,留了下来。

11月19日 晚上8:30

刘北山:完美主义和坚持,让他始终是孤独的

身份:艺术家

刘北山,台湾人,他学贯中西,造诣精深,其赏石、藏石、解石、相石、雕石水平更是出类拔萃,以其近乎苛刻的工艺美术追求称著寿山石雕界。

在他的家中找到他时,他穿着蓝色的羽绒衣,正专心致志地修剪自己的菖蒲,桌子已不知不觉布满了黄叶。在这个一百七十平的屋子里,随处他的个人作品,讲解作品时,他擅长营造各种场景,就像是民间会变戏法的那种老头一样。

他在福州见证了整个寿山石行业三十年的起伏、发展。他在1990年定居福州,最早将工作室模式带入寿山石行业。他事业有成之时,却开始在市区过着苦行僧一般“隐居”的日子,不做无谓的交际,只为作品而活。他追求的是极致的工艺,这是没有止境的。

如今,他已经62岁,中国人讲究叶落归根,他却被满屋的作品牵绊住再也走不了。创作总是在深夜无人之时进行,一直到天明。他一天五包烟,停不下来,只是在聊到老和死的话题时,他告诉了我这样一番话。

“手艺对我而言,是老来不孤独的陪伴,因为手艺我无惧死亡。我的作品是为了传世,所以必须用尽全力。”

11月20日 早上9:00

石农:为了挖寿山石,可以连命都不要

身份:石农

我们在特艺城的周末市集上遇到了正在卖原料的石农。石农告诉我们,30年前,他们的生活还很平静。那时候打来的石头从从寿山村肩挑步行到福州去卖。一趟能卖出几块印章就很不错了,一担(50公斤)一等的石头,只能卖220元。

上世纪90年代,台湾人来收购寿山石,敏感的石商嗅到了商业的机会。于是,他们问石农收石头,石农们开始纷纷去寻找历史上名贵的石材。到从1999年到2002年,寿山石正式被命名为“中国国石”。

从此这成为了一个暴利行业。石农只要挖到上好的原料就能一夜暴富。村庄再无安宁,矿区虽危险,但为了利益他们不知疲倦地走,走几十里进入洞里,在黑暗中,在死亡前等待奇迹。

市场也不太平了,大多人不懂什么是“美”,只认材质。石农们日夜挖,挖到资源匮竭,雕刻师急着转手还钱,选来好石后也是匆忙应付,重材轻艺”的病态已经伤害了艺术创作。这场病生了十多年,环境病了,石农病了,雕刻师也病了。

11月20日 下午2:00

黄丽娟:我放弃了材质和仿古题材

身份:国大师

黄丽娟,唯一一位女性寿山石国大师,以各种民族特色妆饰融入寿山石雕造型艺术。其作品现代感强,生活气息浓厚。

在二十世纪初,寿山石的市场逐渐兴起。除了皇家钟爱的田黄石外,像荔枝石、芙蓉石等比较稀有的寿山石石种制成的章料都很好卖。

但雕刻师之中也有固执的人,比如黄丽娟。她偏偏放弃名贵的材质和传统的题材,拿不主流的石头去雕孩童、少男少女、劳动者、装饰人体和少数民族……

很多人在这个行业赚了钱,买了房子,车子。她却在摊位前对着一块价值800元的花坑石石料踌躇了很久。直到一个星期后,她才买下它,最终这块石头成为了作品《新装》,它夺得了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我当过工人也学过艺术,我始终不忘自己内心的追求是什么。”

11月21日 晚上8:00

三兄弟,海中:我们像是生活在冰河世纪的人类

身份:年轻雕刻师

夜晚十点,还是零星店铺开着灯。在这一家十平米左右的狭窄店铺,我们遇到了三兄弟。大哥和二哥是八零后,差一岁,三弟是九零后。

“这周我们一直不敢卖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拿到你们线上的平台来试。”此刻的他们纠结、忐忑,不知道线上那端虚拟的用户到底喜欢什么。但只走线下,在竞争这么激烈的当下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很多年轻人都希望能通过互联网的帮助,度过此刻行业的冰冷期。

前段时间,这三兄弟还因为方向的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想着解散了算了。

另一边,我们找到了黄丽娟唯一的徒弟:海中。他从学校毕业后便跟老师学习,在工作室一学就是五年。

工作室在一个老小区内,漂亮的展厅后面是一个来不及装修痕迹的工作间,水泥裸露在外,工具被杂乱地堆在桌上,没有明亮的窗户,只有一盏台灯和一把小椅子。还有一只关在笼子里的漂亮的牧羊犬,房子充满“味道”。

他现在所有的创作都需要在这张昏暗的桌子前完成,有时候一天要在小椅子上窝上十几个小时。“我仍记得当老师第一次将我的作品卖出去时,内心充满的喜悦。那并不是因为得到了钱,而是被认可,被懂得。”

手工艺是人用双手的智慧创造出来,最终却会脱离人的控制。在经历一个以资源谋取发展的过程后,终究会进入一轮洗牌。新的技术、新的设计都会在这个时代加入其中,美学重新被提及,这并不是一个新东西,而是符合这个时代需要的。

认真,精品,精益求精,这就是从中突围的一把钥匙,且永远受用。

上一篇:中超-扎哈维破中超单赛季进球纪录
下一篇: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来啦!今天带你提前体验未来数字生活